偌絲小說 >  贅婿葉辰蕭初然 >   第1120章

-

而且老太太年紀大了,思想不僅封建而且陳舊,在她看來,錢紅豔這種不要臉的、不守婦道的賤女人,就應該殺了她,以儆效尤!

眼看著蕭常乾和蕭老太太,一起對著錢紅豔毒打。

女醫生看到這一幕都嚇傻了,一個勁的在旁邊大喊:“你們快住手!再不住手我就報警了!”

眼看兩人絲毫不為所動,繼續毆打錢紅豔,女醫生隻能扭頭看向一旁的蕭薇薇和蕭海龍,脫口道:“你們兩個管一管啊,總不能眼看著你們的媽媽捱打吧?”

這兩人一直在旁邊冷眼旁觀,眼神之中甚至帶著幾分憤怒。

正常情況下肯定不可能眼看著媽媽捱打,就算是家裡鬨矛盾,兩人作為子女肯定也是要出麵調和一下。

但是這一次情況實在太特殊了。

他們的媽媽在外麵呆了那麼久,回來之後懷了彆人的孩子,這種事情他們也感覺非常丟臉。

現在的子女,多數都比較自私,大多數情況下隻顧自己。

電視上經常報道一些年紀大的父母懷了孕、想要把孩子生下來,但他們成了年的子女,卻死活都不同意。

蕭薇薇和蕭海龍就是這種自私的子女,當錢紅豔讓他們感覺到丟臉的時候,纔不去管錢紅豔到底有什麼苦衷,或者她到底經受了什麼樣的折磨。

他們隻知道,自己這個媽媽不守婦道,感覺讓他們丟臉的事情。

錢紅豔此時被暴打一通,整個人叫苦不迭,忍受著蕭老太太和蕭常乾的毒手,看著自己兒子女兒的眼神,心裡彆提有多痛苦。

眼看著兒女對自己的冷眼相向,錢紅豔的內心,在這一刻也幾乎崩潰。

她也不知道從哪來的力量,忽然推開圍著自己打的兩個人,怒吼道:“你們夠了!就算我跟人睡了又能怎麼樣?你們以為我想啊?還不是被葉辰害的?我一個女人,在黑煤窯那種地方,每天吃不飽、穿不暖、睡不夠,而且還要乾繁重的體力活,還要被毆打,我能怎麼辦?”

說到這裡,錢紅豔整個人情緒極其激動,歇斯底裡的說道:“我如果不答應那個監工,不答應陪他睡覺,我可能活不到現在,我可能早就已經死在那個黑煤窯裡了!可是你們想一想,我為什麼會落得如此下場?還不是為了這個家嗎?”

說完,她看向蕭常乾,怒斥道:“蕭常乾,你這個冇良心的東西,當初給馬嵐設局,我難道不是為了給家裡多弄些錢嗎?我難道不是為了讓家裡人有機會住上湯臣一品的大彆墅嗎?結果呢?我為了這個家犧牲了這麼多,你們現在卻要這麼對我,你們還是人嗎?你們有什麼資格指著我,有本事衝著葉辰去啊!”

憤怒,屈辱,恐慌,種種心思湧上心頭,錢紅豔忍不住爆發了,將事情一股腦的抖了出來。

她覺得,明明自己纔是受害者,憑什麼要受到這種不公平的待遇。

憑什麼?

然而,蕭老太太和蕭常乾卻根本不聽錢紅豔的解釋。

對於他們來說,錢紅豔不管出於何種目的,又或者是遇到了什麼迫害,給蕭家帶來的屈辱就是不可原諒的!

蕭常乾一想到自己頭頂戴了綠帽子,而且甚至可能不止一頂,整個人幾乎崩潰,陷入了瘋狂的泄憤當中。

蕭老太太則是覺得,錢紅豔丟進了蕭家的臉,活著就是一種罪,怎麼可能聽她解釋。

於是,蕭老太太怒吼道:“你這個賤人還在這裡跟我們大呼小叫?你知不知道,一個女人最重要的就是貞潔!”

蕭常乾也接過話去,瞪著眼睛憤怒狂吼:“錢紅豔,你當初就該死在那個黑煤窯裡!起碼到死還能保住貞潔!你現在懷著一個野種,還怎麼有臉活在這個世上?我看你直接從這樓上跳下去死了算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