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對方停頓了一下,轉而哈哈大笑。

——薛同誌啊,你還記得我啊?老劉一下子就喊了出來,反而把我給嚇一跳?你這是未卜先知啊?還是神機妙算啊?

薛淩笑嗬嗬:“我當然是神機妙算啊!您老劉的嗓門這麼敦厚,我一輩子都會記得。您一開口,我立刻算出是你!”

——太意外了啊!簡直就是受寵若驚!我怎麼就那麼幸運啊!

薛淩嘻嘻解釋:“前幾天我跟王青聯絡過,她問了您兒子,說您已經坐火車北上,我就一直在家裡等你的電話。

——這麼好?!你可是大忙人啊!怎麼能勞煩你在家裡一直等我的電話啊?如果耽擱了你賺大錢的機會,那我可要內疚了哎!

薛淩壓低嗓音:“我在坐月子,不在家裡坐著,難不成還能出去外頭亂晃?”

——喲!生三胎了?還是第四胎啊?恭喜恭喜啊!

薛淩嘻嘻答:“三四胎一塊兒生的,是龍鳳胎。加上前頭兩個臭小子,加起來四個了,三男一女。

——哇!不愧是小薛同誌,簡直不能太厲害啊!龍鳳胎哎!一下子就生倆兒!厲害厲害!那你現在還在坐月子?

薛淩答:“快出月子了。老劉,您現在在哪兒?我在等著跟你見麵敘舊呢!”

——我還在帝都……唉!不提也罷,一提我現在腦門還在痛。實不相瞞,我這次是來找我女兒的。那丫頭上輩子肯定是我的宿敵,這輩子專門來氣我的!

薛淩問:“怎麼了?聽王青說她不滿意在省城的工作,辭職北上重新就業了?”

——對!她是讀中文畢業的,我讓她找省城的報社找一份工作——是我的一個老朋友介紹的。又穩定又好又有前途,還有老熟人帶著,上哪兒能找到這麼好的工作?偏偏那丫頭不信邪,總以為自己大學畢業,待在省城很委屈她,總以為自己才高八鬥,伸手就能夠著天!她連招呼也不打,直接遞上辭職信,然後上帝都來找工作。我一個多月後才知道這件事。她說她在這邊已經找到工作,讓我不要擔心,可我能不擔心嗎?我必須得來一趟啊!

薛淩問:“那您夫人一塊兒來的?您現在在哪兒?

——我老伴她冇能來,我兒媳婦已經懷孕了,害喜非常嚴重,她得留下照顧兒媳婦。我自己暈車又暈船,隻能坐火車過來。我現在住在火車站附近的小旅館裡。

火車站在郊外,離總廠那邊倒是不遠,不過離市中心仍有一段蠻大的距離。

薛淩問:“那您女兒的事情已經看照應好了?我要等你過來敘舊啊!您可不能就這麼走了,咱們都好些年冇見麵了!我記得我當時生了二兒子離開榮城,他現在都五歲了,也就是咱們都五年冇見了。”

——可不是嗎?我也是常常唸叨你,偶爾跟王青聯絡上,就問問你的情況。她說你在帝都還是投資房地產,就在市中心那邊。我對帝都也不瞭解,所以就冇問仔細。現在來了,總算知道帝都有多大,簡直不敢想象的大!我昨天特意坐了一輛三路車去市中心,本想去找你,後來被死丫頭氣了一把,什麼心情都冇了,乾脆又回了旅館。

薛淩苦笑:“你女兒的工作穩定了嗎?您彆氣,有話慢慢說。”

——我能不氣嗎?小薛,我告訴你啊!原來她一直都在騙我!在電話裡說什麼工作已經找到了,而且工作穩定。我來了以後,天天敷衍我到處去逛景區,怎麼也不肯帶我去工作的單位瞅一眼。我等啊等,直到昨天不耐煩了,非要她帶我去她的單位。那死丫頭見瞞不住了,隻好實話實說。原來她那份工作隻做了一個月,領了工資後就不乾了。現在她還在盲目找工作!帝都可是我國最大的城市,要什麼人纔沒有,跟她一樣大專畢業的人才比比皆是啊!她竟挑三揀四,人家要她的,她不要人家。人家不要她的,她卻心癡癡念著。你說她這樣好高騖遠,哪裡能成事!偏偏她還不肯聽我的話,全部當耳邊風,昨天還罵我整天嘮叨,未老先衰,跟一個老太婆一樣!

薛淩憋不住偷笑,低聲:“不要氣了,一會兒咱們見見麵。對了,把你女兒也帶上吧。她現在冇工作,那她住哪兒?”

——她辭去工作後,就搬離了宿舍,現在住在一個認識的女孩子租房裡。她讓我先回家,中午要過來幫我買票,讓我快些滾回榮城去。

薛淩看了一下鐘,道:“現在是早上十點。老劉啊,您將小賓館的房給退了,然後擰著行李在火車站的正大門等我。”

——不不不!你這還坐著月子呢!你不能出來,小心著了風。我暫時還不能回去,怎麼也得勸她回省城去,再不濟跟我回榮城,在報社找一個小編輯的位置,總歸比在這裡跟無頭蒼蠅一樣好。

薛淩忙解釋:“不是,我是要去接你來我這邊住。老劉,我這邊有房有吃的。如果你跟你女兒還在僵持,住小旅館還得耗錢。我這邊就在市中心,坐車容易,公車三輪車出門就是。”

——那不行!你家現在孩子多,還有老人,一大家子的,你又還在坐月子,我怎麼能再給你添麻煩。不了不了,我在小旅館住就行。貴是貴了點兒,我帶的錢還算夠,不用擔心的。

薛淩一聽就皺眉,“老劉,你是不是要讓我生氣啊?咱們老朋友這麼多年了,你來到我的地盤卻去住小旅館,你讓我的麵子往哪兒擱啊?我這邊也是賓館,我自己開的,不用錢。”

——呀?!你還開賓館啊?真的?在市中心?

薛淩答是,解釋:“就在我家樓下,一共好幾層,一層二三十個房間,哪有住滿的啊?反正房間空著也是空著,給你住我又不吃虧,你怕什麼?”

——喲!真的啊?那我馬上去退房,然後去找你!

薛淩道:“咱們還是約一個時間吧。你閨女中午要去找你,對不對?你留住她,然後退房收拾行李在火車站的正門等我,我準時十一點半到那邊。”

——不!你不還在坐月子嗎?

薛淩淡定道:“放心吧,我能接到你,也不用吹到一點點風。”

——真的嗎?我怎麼聽著覺得……不大可能啊!

薛淩嘻嘻笑了:“等我到了,你就相信了。”

——行,那就這麼說定了,十一點半。

薛淩掛了電話,轉身換了出去的衣服。

以前瘦巴巴時候穿的衣服都已經穿不進去,雖然這一陣子瘦了許多,但目測現在還有一百一十多斤,隻能選剛懷孕那一陣子的衣服穿。

薄外套加長褲,又加了襪子,隨後找了一頂帽子戴上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