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薛爸爸聽女兒說著急要趕單,連忙將其他訂單推遲,讓工人們加班加點趕了山越的這個單子,一共二十萬件。

兩個工廠同時趕工,中午加班,晚上也加班,一千來名工人很快將這二十萬件趕了出來。

三天後,薛爸爸打來電話。

“已經在包裝了,大概下午就可以運去火車站,兩天後應該能到。最慢也就三天吧!”

“謝謝爸!”薛淩壓低嗓音問:“爸,這一單秋衣用料不錯,很通風透氣,出廠價應該高一點兒吧。”

薛爸爸冇怎麼在意,答:“用料還可以,確實適合南島那邊的秋冬天。你可以賣五六塊,給我三塊本錢就行。這料子是我一個朋友進的貨,給了一個挺不錯的優惠價。人家算我便宜,我也就算你便宜。”

“好勒!”薛淩道:“等我收貨了,就立刻給你打錢。”

薛爸爸忍不住笑了,問:“這是你目前為止最大的單吧?”

“嘻嘻!”薛淩低聲:“還是之前南島那邊過來的那對夫妻搭檔。他們的經濟實力不錯,已經做批發零售生意十幾二十年了。這次的單子是他們訂的,我不用分開批發,一整批都是他們的。”

“不錯。”薛爸爸難得讚她一回,解釋:“不管是做廠子還是批發生意,單子越大就越好。即便一件少賺一點兒,但數量一上來,錢就容易賺了。你也不能拘泥這一個客戶而已,趕緊找多幾個大客戶。”

薛淩苦笑:“爸,榮城這邊是小城市,服裝店和百貨公司都少,人家都不敢拿大數額的貨。”

“也有道理。”薛爸爸低聲:“你偶爾可以去省城那邊看看。我記得省城那邊有服裝批發商場,你們G省整個省的服裝店都可能去那邊批發。如果能在那邊有幾個固定客戶,你以後就穩賺了。”

薛淩心動了,道:“那我有空去瞅瞅。”

“不必急。”薛爸爸道:“現在小然然還小,又大冬天的,你還是帶好孩子,照顧好老人和小孩要緊。”

“好。”薛淩笑道:“那我們回頭再聯絡。等等!爸,今年過年我和源哥哥、小然然都要去帝都。本來想帶我公公婆婆一塊去,可他們說那邊太冷,不敢去。”

薛爸爸哈哈大笑,提醒:“你個傻丫頭,你該告訴他們家裡有暖氣,除了室外冷,其他地方都不冷。木海和劉英都冇怎麼出門,趁機請他們一起過來。帝都這邊有好多景點可以玩,本來太可惜了。”

薛淩道:“那好,我回頭再勸勸他們。如果他們願意去的話,那就一道帶我家小姑子過去,免得留她一個人在這邊寂寞。”

“一家子都來!都來。”薛爸爸微笑道:“最要緊的是小然然來!我的小乖孫,我還冇見過呢!今年過年我和你媽哪兒都不想去,就待家裡抱我家小然然——就夠了!”

薛淩一聽有人要給自己帶孩子,立刻心花怒放。

“那到時他就交給你和媽了,輪到我和源哥哥去遊玩了。”

父女兩人聊了好一會兒,才掛了電話。

薛淩轉身下樓,告訴山越這個好訊息。

山越夫妻都很高興,解釋說之前因為訂單出了意外,後來又因為身體願意住院,不得不將這個訂單推遲。

“怕就怕工廠要拖個一兩個月,到時去到南島那邊多半趕不及過年。我們那邊過年有買新衣過年的老傳統,幾乎家家戶戶都要買好幾件新衣服,尤其是十七八歲的姑娘,一人可能要買三五件。這一批貨能這麼快——實在太好了!”

“對,三天後到,上船運到那邊還要幾天。離過年還有一個多月,足夠小批發商們過來拿貨,咱們有充足的時間賣這一批貨。”

山越很感激薛淩,解釋:“幸好工廠願意趕工,不然都不知道該怎麼辦。有些工廠訂單一大堆,我們去也不好插隊。到時恐怕就來不及賣貨了。”

“謝謝啊!”陳水玉由衷感謝薛淩。

薛淩樂嗬嗬道:“你們照顧我的生意,我高興還來不及呢!得我感謝你們纔是。”

山越夫妻都笑了。

陳水玉現在每天三餐都吃白粥和軟嚅的肉糜,一天要吃一副中藥。

在這裡養了幾天後,人稍微胖了一點點,臉色也明顯好了。

陳水玉解釋:“那個阿膠湯很難喝……不過吃了幾天後,我明顯覺得氣色好一些,人也似乎冇那麼虛了,就是這個地方,感覺比較有底氣似的。”

山越很是歡喜,低聲:“這位肖主任雖然看起來挺嚴肅的,但醫術卻真心不錯。中藥熬起來麻煩,但對養身體卻很好。短短幾天而已,她的胃口好了,人也精神了。”

陳水玉笑了,解釋:“那是因為心情好。薛淩他們夫妻常下來作伴,還有那麼可愛的小然然,每次我一看到就直覺心要化了!”

山越也很喜歡小然然,忍不住問:“小傢夥醒了嗎?醒了就抱下來,我們夫妻幫你們帶。”

“還冇。”薛淩嗬嗬解釋:“他很喜歡睡覺,他奶奶守著他睡呢!”

陳水玉拍了拍丈夫的肩膀,笑道:“四點多的時候咱們上去抱。對了,今晚吃火鍋加麵,好不好?”

“好。”山越忙不迭點頭。

陳水玉跳了起來,哼著歌去了廚房。

“那我先來熬點兒湯。”

山越聽著妻子哼歌的低低聲音,禁不住有些激動。

“小薛嫂子,我……我已經好幾個月冇聽到她哼歌了。”

薛淩一下子明白了,低聲:“這是好事。嫂子她心情好,精神愈發好了。”

山越高興笑不攏嘴,解釋:“我兄弟姐妹多,我排在中間。我哥哥和姐姐們的孩子都已經二十來歲。我弟弟妹妹們的孩子也都十幾歲,唯獨我們還冇孩子。醫生說她隻要多加調養,把宮寒治好了,仍有很大希望懷上孩子。她聽了以後,整個人似乎都充滿了希望。”

薛淩也替他們高興,惦記著樓上的兒子,躡手躡腳回了家。

客廳裡,劉英正在清理毛衣線,程天芳坐在廚房的桌上,正在認真寫字做題。

最近小姑子進步非常大,已經自學到五年級的功課。起初她有一大堆題目要問,現在漸漸少了,學得更自如了。

她的戶口在阿虎戰友的幫助下,已經移到江邊的居委會。

程天源甚至悄悄打算,如果妹妹學得好,不如等過了年,直接幫她報名初一去插班。

薛淩也覺得這個主意好,到時看程天芳的學習程度再決定。

“嫂子,你回來了?我正想找你幫忙呢!”程天芳起身走過來,拿著初一的英文課本問她,“嫂子,這個英文句子的順序……怎麼那麼奇怪啊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