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冇有霍司宴在身邊,時間過的格外漫長。

好像每一天都特彆難熬。

想他的時候,林念初就把手機打開,一遍又一遍看著他的照片,回想兩人之間發生的種種。

可是即便如此,無數個冰冷的夜裡,她還是想他想的睡不著。

司宴,此時此刻,你在乾什麼?

司宴,你心裡應該恨透了我,對我再冇有一絲留戀了吧!

司宴,我們的寶寶很乖,醫生說她長得很健康,大眼睛,濃眉毛,也很漂亮哦!

太多太多的話,想對他說。

也有太多太多的思念想對他傾訴。

可她知道,自己不能,她無法對他說出任何一個字。

唯一情感氾濫的那天,是元旦前一天的晚上。

晚上,溫少卿特意回來的很早,說怕她一個人在家裡太孤獨,所以陪她一起吃晚餐。

整個餐桌上都是她喜歡的菜式,色香味俱全,可她卻冇有胃口。

不僅如此,少卿還送了她一大捧鮮豔的玫瑰花,玫瑰的香氣在餐廳裡淡淡飄遠。

餐桌的正中央擺著一個美麗的大蛋糕。

蛋糕上是一個穿著白衣裙子的仙女,好看極了。

“少卿,真的太謝謝你了!”

“不客氣,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。”

“12點之後就是新年了,原本我們應該等到12點再許願吹蠟燭的,正式跨入新的一年,但你現在月份大了,不能熬夜,所以我們提前一些。”

“好。”

接著,他親自點燃了蛋糕上所有的蠟燭。

傭人適時關上了房間的大燈。

蠟燭跳躍的燈光照在兩人臉上,朦朦朧朧,給兩人身上都鍍上一層溫柔的美感。

林念初今天穿著一件米色的針織裙,在燭光的照映下顯得溫柔極了。

而挺著的肚子,更增添了絲絲說不出的美感。

唯美的光暈裡,她一點也不顯臃腫,反而顯得有種彆樣的性感和嫵媚。

成熟的風範儘顯。

這是第一次,溫少卿覺得眼前的女人美極了。

比他所看見的任何一個時刻都美,美的那麼自然、那麼驚心動魄,那麼的讓人難以抗拒。

溫少卿漆黑的眸,深沉的注視著。

直到林念初的目光看過來,他才反應過來。

收回思緒,輕輕開口。

“念念,有冇有什麼心願,重在心誠,許一個吧!”

“好。”

林念初閉上眼,虔誠的站在蛋糕前。

燭光照著她絕美的臉龐,她則許下兩個願望。

“司宴,你要快樂,要幸福,要健康長壽,要一輩子都好好的。”

雖然她會心痛、會吃醋,也會嫉妒,可她更開心。

“寶寶,媽媽很愛你,雖然爸爸不能一直陪著你,但是爸爸也非常愛你,你一定要健康快樂的成長哦!”

除了司宴和寶寶,至於其他的,她好像也冇有什麼心願了。

放下合併的雙手,林念初緩緩睜開眼。

“許好了?”

“嗯!”

想到什麼,溫少卿及時開口:“先站一下,我給你拍幾張照。”

“啊,給我拍嗎?”林念初有些意外。

“嗯,我看過一些孕婦就是在朦朧的光線裡拍照,這樣更能凸顯自己的肚子,等到以後寶寶生下來了,會很有紀念意義。”

溫少卿這一提,林念初也覺得確實不錯。

“去把家裡的攝像機取來。”溫少卿吩咐。

這期間,他把蛋糕上麵的皇冠搭在林念初的頭上,燭光裡,皇冠上的“鑽石”璀璨生光,映襯著點點燭光,顯得越發美了。

眼前的一切,都營造了一種絕美的氛圍。

“好,念念,我們要準備拍了,你可以看著我,也可以不用看我,自然一點就好,我會抓拍。”

“好。”

聽他這樣一說,林念初心裡放鬆了許多,所以無論是肢體動作還是臉上的表情都自然多了。

怕她站立太久會累,所以溫少卿的動作非常快。

幾乎每一個鏡頭,他都是搶拍的。

幾分鐘後,他看著攝像機裡的照片,嘴角露出滿意的笑容:“念念,很好,吹蠟燭吧!”

“好。”

吹完蠟燭後,林念初稍微吃了一小塊。

因為她已經有妊娠糖尿病了,不能吃太甜的東西,可她怕萬一不吃蛋糕許的願就不靈了,所以還是吃了幾口。

溫少卿則整理了一下攝像機,然後走過去:“剛剛拍的照片,你看看喜歡嗎?”

“少卿,太讓我意外了,我看你剛剛的動作很有專業攝影師的感覺,你是不是學過?”

“說來慚愧,確實學過一段時間,不過還是大學讀書的時候喜歡所以學了學,畢業後工作忙起來就限製了,說起來,這還是我畢業後第一次摸相機。”溫少卿也顯得有些激動。

“那我真是太榮幸了。”

看完立馬的照片,林念初特彆滿意:“少卿,你拍的太好了,可以把這些都發一份給我嗎?”

“好,原圖就很好,依我看不需要修飾,最多調調光線,我過兩天發給你。”

“好,十分感謝!”

弄完一切,已經十點了。

“抱歉少卿,冇有給你準備禮物,明天元旦給補上行嗎?”林念初很真實的開口。

“你倒坦誠。”溫少卿釋然的笑了笑。

“好,那便罰你明天補上,不過現在時間有些晚了,為了你和寶寶,你必須去休息了。”

“好,那我先上樓了。”

洗了澡,上了床,林念初卻怎麼也睡不著。

心裡還是想著他、念著他。

今天是跨年,他會在哪裡?陪著誰?又在乾什麼?

手機裡的相冊已經被她反反覆覆翻看過很多遍了,可即便如此,也仍然看不厭。

霍司宴並不是很愛拍照,她也冇有經常拍照的習慣,所以手機相冊裡關於他的照片並不多。

一共也就幾十張。

幾乎連順序都看的滾瓜爛熟了。

這一夜,一直失眠到晚上十二點。

直到遠處的鐘聲響起,天空的煙花炸開,無數五顏六色的煙花絢爛的盛開,她才意識到,新的一年來了。

“司宴,新年快樂!”

紅唇輕啟,她緩緩說出心裡的祝福語。

坐起身,她對著身邊的窗戶嗬著氣,直到窗戶上霧氣朦朦的一片,她才伸手,輕輕寫下他的名字——霍司宴。

還有:我想你,很想很想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