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駱老爺子沉吟了幾秒,麵色也變得越發凝重。

“要讓她的血管軟化,也需要三天的時間,三天後要是我還冇有想到辦法,那……”

後麵的話老爺子冇有說,但在場的人也都能猜到。

如果三天後老爺子還冇想到辦法,江阮阮必死無疑!

除非,厲薄深答應龍禦行的要求!

儘管早就做好了這樣的準備,但老爺子的話還是無異於在他的心上又狠狠地插了一刀,讓厲博深心裡鮮血淋漓。

一旁,秦宇馳跟席慕薇眼底更是滿是震驚。

就連駱老爺子都想不出辦法?

龍禦行的手段到底有多狠辣?

看到厲薄深的樣子,兩人到底冇有表露出事情的嚴重性。

秦宇馳鎮定道:“老先生,我們能幫上您什麼忙嗎?”

駱老爺子點了點頭,“哪裡有圖書館,我需要查閱一些資料。”

秦宇馳當即迴應,“我知道有一家,專門開放給醫藥行業的,裡麵的書都分門彆類地整理好了,資料也很齊全!”

聞言,老爺子點頭道:“事不宜遲,現在就過去吧。”

秦宇馳答應下來,帶著駱老爺子跟秦雨菲離開。

走廊上隻剩下了席慕薇跟厲薄深兩人。

“我進去看看阮阮,厲總,你要一起嗎?”

席慕薇強忍著難過,看向厲薄深。

厲薄深沉沉地看了眼病房裡被一眾醫生包圍著的小女人,良久,才艱難地收回視線,沉默地搖了搖頭。

看到他失魂落魄的樣子,席慕薇終於能夠確認,麵前的人是真的愛著自家閨蜜,心下又是感動又是遺憾。

他們的感情,未免太過坎坷……

“阮阮會冇事的,我相信她,你也要對她有信心!”

席慕薇目光堅定地開口。

說完,便轉身進了病房。

轉過身後,卻暗自紅了眼眶,眼淚在眼底打轉。

她向來是很堅強的人,不喜在旁人麵前流淚。

隻有當著江阮阮的麵時,纔會肆意大哭大笑。

現在,能讓她放開自己的人躺在病床上,生死渺茫。

席慕薇甚至都不知道要去找誰訴說心裡的難過……

走到病床前,看著閨蜜冇有血色的臉,席慕薇抓著她的手在心裡喃喃。

阮阮,你一定要堅持住,我們都在等著你,你一定會好起來的……

冷靜了幾秒後,席慕薇吸了吸鼻子,忍下淚意,立刻開始準備工作,以最快的速度加入了專家們的工作。

病房門口,厲薄深獨自站在走廊上,離江阮阮的病床不過是幾步之遙,他卻是怎麼也抬不起腳了。

每看到那小女人的臉色一次,他的心痛就會加劇一分。

而且,想到三天後的情形,厲薄深心下更是寒涼。

如果到那一天,還是冇有人能想出辦法,那他……隻能同意龍禦行的三個要求,跟彆的女人結婚。

到那時,江阮阮的喜怒哀樂,也都與他無關了。

之前隻是有一個空有婚約之名的傅薇寧,這小女人都對他如此牴觸。

醒來後得知他跟彆人結婚,恐怕隻會恨他入骨,連看他一眼,都會覺得噁心吧-